黄冈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广西男孩误入传销大学室友凑钱雇私家侦探天

发布时间:2019-09-13 22:43:37 编辑:笔名

广西男孩误入传销 大学室友凑钱雇私家侦探天津救亾

7月30日晚上7点22分,天津静海县北环路到津沧高速的入口处,老王将广西男孩李楠从一辆夏利车中叫出。他自由了。据教育消息,李楠今年23岁,7月23日,他被骗入传销窝点,大学好友们凑了一万六千元,委托反传销人士将他救出。这次营救从7月30日上午10点半开始,到晚上近7点半接到人结束,历时9小时。

小伙误入传销

相关教育资讯了解到,6月29日,李楠接到前同事王洋洋的,这位在六月初从北京一家络科技公司离职前往天津的同事说,新工作很好,每月能挣到5500块钱,劝他辞职来天津发展。

7月23日,李楠来到天津静海。王洋洋和另一个“同事”来接他。拐进一条小巷,眼前出现了所谓的宿舍——一个平房小院,“刚进院子身后的铁门就被关上了。”“我心里一沉,紧张起来。”李楠刚拿出就被对方夺走了。

7月25日,礼拜六,清晨5点19分,李楠大学室友赵喆的连续接到5条短信。“我是李楠,现在被骗进了传销。”其余四条短信的大意是,被困静海县一平房内,外面在修路,旁边有气象局,快报警。这是李楠黑暗中摸到了同屋人的,给赵喆发出的短信。周六上午看到李楠的求救短信,赵喆马上联系在北京工作的另一位大学室友高松。很快,高松拨打了天津的110,转给了静海警方,那头的警员表示,提供的信息太少,没办法去找人。

砍价砍到一万六

高松和同学们在上找到一则广告,对方称可以帮忙救人,打过去一问,要收2万元。“太贵了,而且还不知道靠不靠谱。”

高松无奈之下,只能联系反传销组织,和一个姓于的人砍价到一万六,约好7月30日在静海和一个叫老王的人会合,先救人后给钱。老王介绍,他们是京津冀反传销协会,团队有七个人,其实就是私家侦探,专门帮忙救人。这是李楠被困的第7天。早上6点半,高松和媒体人从北京南站出发,在天津与赵喆等3位同学会合后,一行人在上午10点抵达静海。

40多岁、穿着烟灰色背心休闲短裤的老王出现了。

定位被困者

路上老王说,在静海生活了20多年,“静海的窝点,我能掌握到百分之六七十。”

在一个窝点没能找到李楠,老王不慌不忙地坐到树荫下,点上一根烟,掏出开始定位。他打开,把李楠的告诉对方。五分钟后,收到了一个地址和一张地图截屏。定位点在上述窝点西北方向,直线距离700米。老王说,这种定位一般会有300米误差。“我们在通讯公司的机房里有人,每定位一个,要给对方六七百块钱。”

定位一直是老王找人的惯用手段,锁定人在那个片区后,靠着经验,再挨个窝点去敲门。干这行4年来,老王的反传销团队解救了八九百人,差不多平均两天救一个人。来到定位点附近,转悠了七八家窝点后,老王一无所获。

交换的筹码

午饭过后,老王再次来到最初锁定的窝点。在女寝室长屋里,老王找到一张写有上百人名的络树状图,看到几个有所耳闻的头目姓名,他决定去郊外的树林找找。

找到树状图上的小头目,就有可能找到李楠。按照经验,传销窝点“躲负面”的地点在郊区:人烟稀少的小树林、废弃的蔬菜大棚、高架桥下等隐蔽处。就这样跑了多个聚集点,依然没找到李楠的下落,一行人只能回到原处“守株待兔”。

下午五点多,巷子中穿过两个骑着自行车的年轻人。老王跟了上去,二十多分钟后,他回到了窝点边上。“我跟那两人说了,他们去给领导报信,应该等会就放人。”这是老王的底牌,如果找不到想要的人,就锁定相应络的窝点和相应络的人,这是可以用于交换的筹码。

一刻钟后,老王的响了,交谈中,老王不断地重复,“你放心你放心,我只要人。”当晚7点22分,李楠被送到了高速口,见到了来接他的同窗好友们,至此他被困整整七天。


微店收费
怎么开通微商城
怎么开通微信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