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绝鼎 第268章 【269】少年与大雕

发布时间:2019-10-12 23:27:41 编辑:笔名

绝鼎 第268章 【269】少年与大雕

猛烈的雕翅扇动出来的罡风,毁灭了整个扇动以及后面的山壁。

然而,这并不代表打出了一个出路。

本来就是死胡同的山沟深处,因为这次坍塌,变成了加绝望的死路。

盘旋在半空中的碧眼金雕发出了得意的鸣叫声,似乎认为那两个人类死定了。

很显然,这只智慧尚未完开发的幼年灵兽,低估了那一男一女的能力。

只见一个五彩光团升腾而起,包裹住了凌彩衣的身体。

光团内的凌彩衣,连一根头发都未曾受损。

反观那个黑衣少年,那头气势汹汹的小黑龙呈现出盘龙形状,抵消了大部分的伤害。

碧眼金雕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极为人性化的惊讶之色。凌彩衣用防身宝贝护身,它似乎能够理解,而那个人类少年居然发动那种玄气黑龙虚影护体,隐约让它感到了压力。

与此同时,凌彩衣心中也震撼万分。

这二傻子究竟抢到了什么程度,竟然能够用玄术护身?

尽管两人有过三天三夜的肌肤之亲

,凌彩衣对容易的感情依然矛盾万分,甚至可以说怨恨占了上风。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她对容易的一切都很好奇,试图通过掌握足够的信息,真正地战胜容易。

于是乎,看到黑龙护身的容易,凌彩衣深受打击。

用防御玄器护体,只要家大业大就能够做到。而用玄术护体,则需要相当高的天赋和悟性,这样的对比,使得凌彩衣产生了这样的想法:自己不过是个仰仗师门宝贝的败家女,而容易却是那种真正的天才……

尤其是看到容易身上那头栩栩如生的小黑龙,犹如传说中海神的使者降临凡间,凌彩衣又一次开始相信,他就是海神选中的人。

这让凌彩衣感到绝望。

难道说,自己永远法依靠真本事打败他?

难道说,自己只能做他的小侍妾?

难道说,自己今后还要一次又一次经历那羞耻的姿势让他爆菊?

此时此刻,容易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他本来可以激活日天者光环护身,这样加安。但他没有这样做,而是冒险使用了龙枪的防御形态。之所以如此冒险,是因为他想试一试这只幼年碧眼金雕的攻击力,借此掂量出它的斤两。

这次冒险收到了效果,从刚才的一击来分析,目前碧眼金雕距离真正的灵兽差远了。

“孽畜,受死!”

五彩光团包裹下的凌彩衣,果断出手了。

雪舞九变第二式――寒冰锁链!

这一击,饱含着怒意。

三天来,凌彩衣觉得自己饱受小霸王的****,如今又被一头扁毛畜牲欺负,简直忍可忍。

不难看出凌彩衣和从前有些不一样了,她的功力加深厚,经历过那难以齿的双修,她从煞念境六重突破到了煞念境九重巅峰。然而,以一种如此令人羞耻的方式突破,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啊。

于是乎,美侍妾将所有的怒气和怨念,通过这一击宣泄出来。

只见半空中一条长达数十丈的寒冰锁链飞舞而出,试图将碧眼金雕捆成粽子。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碧眼金雕身上迸发出一道令人睁不开眼的金光,一种真正的灵兽气息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震得容易和凌彩衣都立足不稳。

没人知道那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当金光散去,凌彩衣的寒冰锁链也被粉碎了。

居然伤不了它?

凌彩衣大吃一惊,她和容易一样,从碧眼金雕之前那一击中判断出它的大概实力,原以为自己使出雪舞九变十拿九稳。谁知道这只太古异种灵禽,居然掌握了典籍中没有记载过的防身秘术。

忽然,凌彩衣眼前一花。

等她回过神来,看见容易居然趴在了碧眼金雕背上。

瞬间移动!

以容易的身法,断然不可能碰到百丈高空的碧眼金雕。情急之下他使出了瞬间移动,朝着天上飞射,以一种一炮冲天的方式跃到高空,在坠落的时候趁机抓住了碧眼金雕坚硬如铁的羽毛。

感受到背上有人,碧眼金雕发出怪叫声,用那种类似于苍鹰搏兔的方式俯冲,试图强行将容易从背上摔落下去。

碧眼金雕的后背实在太宽敞了,犹如一张床,根本法骑坐,只能勉强盘坐在雕背上,容易差一点就跌落下去。危急时刻,他抓住两根羽毛借力,猛地跳到了碧眼金雕脖子上,双腿骑着那犹如马背般宽敞的脖子,然后死死抱住不肯动手。

与此同时,他催动自身的魔煞之气,强行灌注进碧眼金雕身体。

“嘶……!”

碧眼金雕发出了类似于猛兽嘶吼的声音,加猛烈地挣扎起来,巨大的双持不停地扇动。遗憾的是,对于一只雕来说,难够到的就是它自己的脖子。论是那锋利的雕嘴,还是那锋利的金色利爪,或者是那能够发动罡风的翅膀,都法攻击它脖子上的敌人。

它这一阵挣扎扑腾,不一会儿就是飞出了上百里。

看着容易和碧眼金雕同时化为一个金色小点消失在视野中,凌彩衣茫然措。

他就这样走了?

美侍妾心中一阵怅然若失,尽管三天来那个过程令她比羞耻,但她已经彻底迷恋上了传说中的浴血霸王枪。甚至可以负地说,超过一个小时不经受浴血霸王枪的洗礼,她就感觉浑身不自在。

他是为了救我吗?

凌彩衣莫名地冒出了这个想法,脑海里还浮现出容易奋不顾身飞到雕背上的场景。

难道他心里有我,只是不愿说出来?

女人心,海底针,你永远不知道她会突然冒出什么样的想法。

比如现在,凌彩衣的心思就非常地让人难以琢磨。

为了我,他情缘牺牲自己,去跟那头孽畜搏命?

凌彩衣已经彻底陷入了自己的思维怪圈,越想越深入,到了法自拔的程度。

很显然,她想多了。

小霸王只是想驯服这千年难得一见的灵宠,顺便完成奇遇任务而已。

就在凌彩衣胡思乱想的那段时间,碧眼金雕已经飞出了八百里。

在那遥远的地方,少年和大雕正在经历苦战。

?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通讯地址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医术怎么样贵不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公交地址
临沂爱尔眼科医院效果怎么样
成都西部甲状腺医院地址怎么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