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那不是116只流浪狗是我116个孩子(图)

发布时间:2019-10-09 17:56:14 编辑:笔名

带着这群被人抛弃的小狗,代淑清感到充实 本报记者 苗波摄西安市未央宫乡李下壕村有两亩空地,这里是代淑清的。空地里住着116只狗,代淑清强调:不,这里住着我的116个孩子。

没找回自家狗捡回7条流浪狗

2004年11月20日,代淑清的女儿捡回一只被撞伤的流浪狗,她慢慢地喜欢上了养狗,2004年底,代淑清的狗丢了,她四处寻找,没找回自家的狗,却捡回7条流浪狗,收养之路从此开始。2004至2009年期间,为收养流浪狗,代淑清不断更换住所,最多时收养了 00多只流浪狗。2009年8月1 日,经西安市民政局正式批复,西安西京犬业救助中心准予登记,中心为民办非企业单位,业务主管挂靠西安市农业局,代淑清的流浪狗救助中心成立,这也是我省第一家合法的独立民间团体动保救助组织。

这里现有116只狗,代淑清能轻易唤出每一只的名字。

一只串种“京巴”母狗,仅靠齐全雪白的毛发,它便成为这里的“大美女”,取名“小丫头”。一只串种“鹿犬”公狗,5岁,易怒,喜欢趴在屋檐下晒太阳。有个“女孩”的名字,叫“鹿鹿”。还有“丢丢”、“灰灰”、“大头”……116只狗来自不同的地方,116个名字背后却有着近似的故事——流浪。因为种种原因,它们曾经被人抛弃,浪迹街头。

代淑清说,来这里的狗,身体都有缺陷,一般先给它们看病、消毒,杜绝传播疾病的可能。在这里,“爱情”是不被允许的,哪只狗发情了,代淑清会把它锁进屋子。“不是我残忍,如果这些狗再繁殖下去,我就真的无能为力了。”

她说,狗本来不该被这样圈养,一个自由的环境有利于它们成长。但现实中,圈养虽是种拘束,却也可能使它们活下来。一个安全、健康的环境是代淑清对狗唯一能做的事。

“笨笨”是流浪狗的“头领”

1. 米长的“笨笨”是救助中心所有流浪狗的“头领”。2009年6月,代淑清在李上壕村买馍时看见它,因为患病被抛弃。来到救助中心,经过救治,“笨笨”变得很健康,因个头大,很快在狗群中树立起权威。

狗粮、火腿肠是“笨笨”的最爱,一经出现,它必将强势占据食物,其他狗只能卑微地靠近,小心地在一旁进食。“笨笨”吃饱后,还要叼走一些,埋在隐秘地方。“笨笨”的强势,还体现在其他方面,如果它心情不好,其他狗最好躲它远点,因为随时,它的怒火会发泄到其中某一只的身上。而一只狗被咬,其他狗也会群起攻之,这好像是法则一样,在116只狗中存在。

无疑,代淑清才是这里唯一的“王者”,她不想看见狗中间有争斗,但争斗是常有的事。

有了它们,我走出了忧郁的生活

一只叫“大头”的京巴狗,至少有11岁,代淑清说,它老了,年龄已经相当于人的66岁,是116只流浪狗中的最长者。如今,没了牙、患有白内障、身上的毛掉得也差不多了。年轻的狗爱扎堆,但“大头”却喜欢独自趴在角落,打着盹、晒着太阳。

因为年龄大,代淑清对它很照顾,似乎它也懂得代淑清的心,饿了,哼哼几声,食物就会送到嘴边,代淑清说,她要给“大头”“送终”,“它走了,我觉得我的责任也就尽到了。”

这里每只狗对人很依赖,也很惧怕。代淑清说很想给它们找个家,相貌好点的狗被免费挑走了,剩下那些因皮肤病掉光毛的狗,注定要留在这里,直到老死。

代淑清做过生意,成功过,也被人骗过,她的生活曾经充满了忧郁。“因为有了它们,我走出了忧郁的生活。”她不愿意生活在城市,乡村更为安逸,代淑清说,跟它们在一起自己更有安全感,感谢丈夫能理解自己、支持自己。

一批批流浪狗被送进救助中心,一只只相貌较好的流浪狗被人免费挑走,救助中心在艰难中运转已经5年了,代淑清依旧在坚持,至于坚持到何时?代淑清说,今年9月18日,《动物保护法(专家建议稿)》正式公示征集意见,她想看到《动物保护法》出台的那一天,或者更远……

版权申明:本站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010-6794 2 7删除

太原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常德治疗妇科医院
昆明治疗牛皮癣费用
太原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常德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