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冈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24載情定深山保蒼翠BR記巡山路繞了地球

发布时间:2019-11-09 09:57:19 编辑:笔名

24载情定深山保苍翠

——记巡山路绕了地球4圈的护林员蔡应华

蔡应华带着“老憨”巡山归来王安卓摄

蔡应华在观察点吃着女儿送来的方便面王安卓摄

蔡应华是西山区一名普通的护林防火员,24年前,他进入富善村鹦歌嘴一带守山,一守就是24年,他曾被山火烧伤,也放弃了当村干部的机会,更得罪了不少人,但他始终没有放弃那份对大山的执着……

“全村人都恨他这几十年守山,他不知得罪了多少人”说起蔡应华,弟媳晏桂香眼睛红了

这个“全村人都恨”的人叫蔡应华,西山区一名普通的护林防火员从1988年开始,他一直在西山区富善村“守山”这24年的时间里,他每天都风雨无阻地在自己方圆50公顷的“领地”上巡视,他巡山走过的路算来至少可以绕地球4圈而他因护林“得罪”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1987年底,当时富善村的村小组长,同是退伍军人的张汝贵找到在家务农的蔡应华,请他到离家五公里外的富善村鹦歌嘴一带守山,张汝贵对蔡应华说:“老战友,你帮我好好‘招呼’这座山”

从此,蔡应华就答应开始“招呼”这座山头,这一“招呼”就是24年

如“父亲”

“守着山就像守着自家孩子”

2月3日上午,在西山区防火办工作人员引领下,来到了富善村正值森林防火期,上山需要穿过两道岗,再走3公里左右崎岖不平的山路,远远就看到一个身着护林员背心,里面穿了一身旧军装的老人站在山头上来之前并没有跟他提前约定,防火办的工作人员说,任何时候只管去,他肯定在那里

54岁的老蔡两鬓花白,但精神头不错,走起路来飞快一个塞着松茅草的麻袋靠在松树上,这是老蔡平时“站岗”的靠垫,他说这是怕松油流下来把护林员的背心弄脏老蔡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这一片山头巡视,观察那里出现山火,并及时向防火办报告累了就靠着这棵松树歇一歇,但眼睛却一直要盯着远方山谷的情况

从小在山里长大的老蔡,对这座山有着特殊的感情:“小时候,这里就只有一条放牛放羊的小路,我们就经常在这片山林里玩躲猫猫,那时这里最高的树也只有2米”在老蔡儿时的记忆里,这座山曾经到处都是野鸡、野兔,但后来都已杳无踪迹

1988年老蔡来守山的时候,他背后的那棵松数还只是一米多高的小树苗,现在已经长成了十多米高的大树老蔡说他看见山林里的树,就像看见自己的孩子,只要看着“自己的孩子”茁壮成长,心里就觉得满足所以只要看见有人在林区里乱砍滥伐,老蔡就怒不可遏他最怕的还是发生山火,“要是发生山火,瞬间大片的树林就没有了”老蔡指着前面那片被山火烧过的山头心疼地说:“我最记得2007年三八节的那场大火,把小尖山都烧秃了,可惜啦后来种下的柏树因为天干,也死了好多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下场雨,把那片柏树救活”

至今,老蔡腿上还有2007年打火时被烧伤的疤痕“守着这座山,就像守着自己的孩子”,老蔡这样说

守“军纪”

“我现在还觉得自己是个兵”

老蔡当过兵,也是一名拥有33年党龄的老党员在部队,老蔡是班长,还立过三等功“我当了4年兵,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是个兵”军营生活,在老蔡身上打下了深深的烙印翻开老蔡工作时随身携带的本子,什么时间、什么车辆、什么人员、入林做什么……老蔡都记得清清楚楚林区里那棵树木、那口防火水窖有异常他都了如指掌

老蔡的父亲当过兵,他自己又把儿子也送去当过兵,一家三代都是军人老蔡的军功章、退伍证和一本战友出的书是他现在最宝贵的财富到他家里提出看这些东西的时候,还在山上“站岗”的老蔡还忘不了打给女儿,叮嘱“看完后记得一定要收好”

儿子当年当兵时的旧军装改小后就是老蔡这么多年一直不变的“行头”“服从安排,守好山,不给政府、领导添麻烦”也就成了老蔡始终铭记的“纪律”前几年,为方便护林防火员观察,村里还打算给山里的防火员配个望远镜,“那个东西我也没要,现在我的眼睛看近处不行了,但看远处还很好使,没必要给政府添负担”老蔡说

森林防火工作防范难度很大,具有一定的偶然性2007年小尖山被从安宁蔓延过来的山火肆虐时,老蔡还没有管辖小尖山,后来小尖山也划归老蔡管辖24年来,老蔡的管辖范围内从没有发生过一起山火这一切并非“偶然”,每到森林防火期,女儿和老伴也会被老蔡“派”到林区,充当义务护林员女儿从14岁起,只要假期和周末,每天就得早起做饭,然后走上50多分钟的山路为爸爸送去吃过午饭,老蔡就让女儿和妻子守在观察点上,然后自己四处巡视“山太大了,多个人帮着看看会好一些让姑娘来送饭、守山对她的学习肯定有影响,但也没有办法啊,不过这样也是对她的另一种锻炼”老蔡这样说

当“恶人”

自家菜苗曾被人挖光

老蔡为了守好山,这些年没少得罪人“以前村子里家家养牛养羊,看着刚栽起的小树就被牲口吃,我怎么可能不管,一管就惹人恨”老蔡无奈地回忆,1993年以前,大家都要到山林里劈柴,可上山砍柴捡枯叶也是有指标和时限的“过了时间还劈枝,树怎么长,个个捡枯叶,连带树种都掳着去了,来年树苗都发不出来,我就要管”老蔡守山没少和村民起过冲突跟村民争得面红脖子粗也是常有的事一次老蔡发现又有附近的村民上山偷砍柴,他边追边喊,一急直接把老乡捆柴的绳子都砍断了如今的老蔡已不知和周围的村民吵了多少架

“记得1993年,二哥家一亩多地里的白菜、蒜苗都被人偷偷砍平了,就连我家和他家合养的鱼也一夜间被人偷得精光,这一来,又是一年的辛苦钱没有了我二哥人善良,但心直口快,为不让人进山砍柴很是得罪了些人,但这也是他的职责,不管也不行守山也苦不到几个钱,还得罪人,我们都劝他不要去守山了”弟媳晏桂香说

“菜被人家拿镰刀挖光,鱼被人家偷光,我都不知道是谁干的,因为我得罪的人太多了家里人闹,亲戚劝,都希望我不要再去守山了”提起过去的事,老蔡有些伤感“但我既然当了护林员,我就必须坚持原则,得罪人是没办法的事”对于自己“人缘不好”,老蔡有些无奈

辞村官

15年1400元的年薪无怨无悔

1988年,富善村的林区要找人看管,那时,当地村民都嫌守山的路远,每天也只有2块的报酬,没人愿意干这样的苦差事老蔡把家里的4亩地和3岁的儿子扔给妻子,从此开始了“守山”的工作

最初,老蔡每天的工资是2元钱,一年下来只有720块的收入1993年开始,老蔡的工资涨到了每年1400元,一直持续到今天直到2007年起,在森林防火期内,老蔡还可以每月领到几百元的防火补贴即便这样,老蔡如今所有收入加起来每年也只有6000元左右

老蔡兄弟姐妹7个,排行老三的他日子最清贫,直到现在,家里每年的收入也仅够供小女儿读书,生活捉襟见肘儿子上到初三就开始辍学,前些年成家加上彩礼又花了五万元,全是老蔡找妹妹借的,至今家里依然债台高筑女儿马上要考大学,如果考上,学费只能通过申请助学贷款来筹措老蔡一家至今住在1986年兄弟姐妹分家时建起的土房子里,家里除了那台老旧的24寸电视,再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妻子每个周末到农家乐打工获得的报酬刚够给女儿作住校的生活费

“我们家的猪是养着自己过年吃的,爸爸每天都要守山,从来不管家里只有妈妈一个人忙农活,养家禽没有人管,这几只羊也只是养着家里应急用的,平日里爸爸妈妈生活很节俭,只有我和哥哥回家,他们才舍得做上些好吃的”女儿蔡文杰说“在村里,我哥家的境况算是差的,嫂子的生活过得确实很苦,我哥天天守在山上,家里里里外外全靠嫂子,到了摘豆的季节,她一个女人家怕忙不过来,五点多就得下地,家里没个强劳力,我们这些亲戚也只有经常帮着点”老蔡的弟媳晏桂香说

老蔡曾经是村里的“能人”,虽说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但干起各种农活都很利落,又见过世面,1993年还被选为赤松坪村小组长但老蔡却一直没有离开过护林员的工作,当村官时最大的收获是带着村民在山上种下一万多棵圣诞树和柏枝树村组长干了一届就主动辞去了,用老蔡的话说是“一心不能二用”这些年生活再艰难,老蔡从来没有向组织提出过任何要求

“当过兵,能吃苦,靠得住”是西山区防火办工作人员对他的评价

偶然翻开老蔡守山记录本,本子的第一页,工工整整写着这样一句话:“人民选我当干部,我当干部为人民”那是老蔡当村官时写的至今,赤松坪村的老蔡不当自己村的干部却去守富善村的山,一直不被村民理解

24年来,蔡应华在方圆50公顷的山林里走过的巡山路,足以绕地球4圈虽然已经54岁了,但老蔡穿梭在陡峭崎岖的山路上依然如履平地,“这些路,走了24年,太熟悉了”尖山、鹦歌嘴、王家沟……林区里的每一寸土地上都留下了老蔡巡山的足迹

每天清晨,老蔡都会带上一条陪了自己十多年的狗去巡山“有时山林里有点风吹草动,它比我都发现得早”老蔡给这条狗起的名字是“老憨”

(付晓海 杜仲莹)(昆明)

金振口服液和柴桂哪个好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药业